首页 > 新闻中心媒体关注
我为“两会”提建议——来自玻璃一线企业的心声
 浏览次数: 84  来源:亨达玻璃   

我为“两会”提建议
——来自玻璃一线企业的心声
中国建材报记者褚峥刘秀枝综合整理
编者按
近两年来,环保成为“两会”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话题,在如何治理雾霾,防治大气污染的讨论中,高耗能的建材企业成为众矢之的。而对于身处这个行业的人来说,他们不仅期待清新的空气、美丽的蓝天,也希望这个行业能得到健康发展。“我为‘两会’提建议”邀请全国各地的玻璃企业负责人从行业及企业发展的角度建言献策,通过他们的意见和建议,我们得以发现行业发展现实困难的求解之道及未来方向。
国家已经明确提出化解玻璃行业尤其是平板玻璃的过剩产能,这导致玻璃行业的前景很不明朗,但化解过剩产能的过程是艰难的,最终还是要靠市场的优胜劣汰,让市场起决定作用。
政府一味地限制也是不对的,他们可以提出一些具体的消减措施,让好的留下来,淘汰高耗能的企业。这样的话,留下来的企业其市场机会应该会多一些。
政府的手不是直接干预企业,而应以政策引导作为方向,不能朝令夕改。政府可以多出台鼓励、引导甚至限制的措施,制定明确的法律法规,比如两年之内达不到节能标准的企业就予以淘汰,比如企业的耗能达到某一程度就不让继续生产等。
玻璃行业自身也要转型升级,比如开发一些节能的升级产品。而政府这只“有形的手”要用法规引导企业生产,淘汰不节能的产品。强制性许可是不可取的,也和中央政策的初衷相违背。
 
青岛亨达玻璃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成伟:
加快发展以真空玻璃为代表的节能环保玻璃
真空玻璃是一种由中国人在世界范围内率先研制出的技术领先的高科技节能玻璃,其在我国新型城镇化建设和节能减排等关系国计民生的诸多工作中日益发挥出重要作用。
一方面,真空玻璃可实现对“被动房”功能升级。德国最初进行“被动房”研究时仍使用中空玻璃,其隔热保温效果远远达不到真空玻璃的效果,“被动房”最初的设计因此也出现了墙体过大、玻璃过小的问题。而使用真空玻璃的“被动房”能够放大门窗玻璃面积,在升级“被动房”隔热节能效果的同时大大提升房屋采光条件,从而能够完全实现对“被动房”功能的升级。随着德国向全世界推广“被动房”的步伐逐渐加快,“被动房”可望凭借其“零能耗”的节能环保效益在我国新型城镇化建设中大显身手,而真空玻璃将帮助“被动房”达到更高的节能标准。
另一方面,真空玻璃建筑节能的效果远大于新能源对建筑节能的效果。过去我们为了解决能源枯竭问题而投入大量精力研究太阳能利用,期望通过使用这一新能源发电达到可持续资源利用和绿色发展的目的。但与此同时应注意到的是太阳能发电所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同样是为建筑节省200度电,是选择新能源发电的投入,还是通过真空玻璃实现建筑节能,我想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通过高科技真空玻璃的节能,完全可以告别太阳能发电的使用。这也是我们未来将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机会。因此,希望国家像当年支持新能源行业发展一样,来支持真空玻璃行业的发展。
建筑能耗占全社会总能耗的比例已经达到30%,按照国际经验和我国目前建筑用能水平发展预测,到2020年,我国建筑能耗占全社会总能耗的比例将达到35%,成为用能的第一领域。建筑能耗的50%是通过门窗流失的,玻璃在门窗中的比重又占到了70%。在不包括工业用玻璃和交通用玻璃的情况下,仅建筑玻璃一项,对全社会总能耗的影响比例已经超过10%。又有权威资料显示,我国每年通过玻璃窗损耗的能量约为2.25亿吨标准煤,相当于21个三峡电站的年发电量。
 
同时,因能耗污染所造成的雾霾问题也严重制约了生态文明建设和可持续发展。因此,加快发展以真空玻璃为代表的节能环保玻璃势在必行。
 
那么,在目前我国真空玻璃处于世界技术领先地位的情况下,应如何给予支持使其更好地服务于国家经济社会建设呢?我有如下几点建议:
 
首先,量体裁衣,率先制定合适的真空玻璃产业发展政策。我们过去的一些产业扶持政策和标准制定往往在向国外学习,因此也往往落后于国外。但在真空玻璃领域,国外由于没有出现此类产品也就没有相应的扶持政策。既然现在真空玻璃领域是中国人领先,就应由我们自己通过测算来考虑对真空玻璃产业的扶持政策,使中国的真空玻璃不仅是技术领先、标准领先,还要实现国家对真空玻璃产业支持政策领先。
 
其次,从简单的技术研发支持向真空玻璃产业化、规模化发展支持转变。过去国家的支持政策只是单一的对产品研发的支持和对技术标准的规定,并没有从真空玻璃大规模产业化和基地建设的角度和高度进行支持。对项目研究成果颁发奖励的方法更是一种形式上的支持,力度还不够。对于这种实践领先、技术领先的产品,我想更应从产业化发展的角度来考虑,通过对基地建设进行支持的方式更有利于产业进步。欧盟有关“被动房”推广的法案我们都可以看到,可以清楚地了解到他们5年之后节能产品要怎么干,如果我们不想总是比别人落后二三十年,不愿再让雾霾天气延长5~10年,就要快速地、用最新最超前的技术来解决现在的问题,而不是等到别人做出来了再去学。
 
最后,国家对企业政策支持应有所偏重,对重点行业关键产品和一般产品的支持力度应有所区别。国际领先水平产品的背后所蕴含的研发精力、财力要更多,但在国家的支持政策力度上尚未有相应的体现。
 
中国非常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目前真空玻璃实践的标准是中国人的,未来我们是否能迅速地将其扩展成产业基地,形成产品规模领先。这不仅对我们现有浮法玻璃产能过剩问题有帮助,对玻璃加工技术落后也将起到非常好的引导作用。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123456

华夏直销银行  |  
在线咨询 x
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