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媒体关注
亨达玻璃 十载淬炼 领军世界真空玻璃
 浏览次数: 174  来源:亨达玻璃   

古语有言:十年磨一剑。
  在对经济效率的追求近于浮躁的时代里,亨达玻璃却苦心淬炼十多年,磨出一块玻璃。而正是这块真空玻璃,带着颠覆之力,让青岛亨达玻璃科技有限公司站到了世界玻璃舞台的最中央。
  青岛品牌之都的王冠,必将以新一代企业之光点缀。回溯亨达玻璃的成长,精准契合青岛城市发展脉搏,成就民营企业崛起典范,创新奠定世界级高度……步步暗合品牌之都期待已久的“新名片”企业雏形。“世界眼光、国际标准、本土优势”是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李群提出的城市未来新航向。而亨达玻璃的发展历程,精确吻合并践行了这一前瞻定位。企业坚持世界眼光,起步便瞄准世界玻璃产业最高端真空玻璃,一步完成三个玻璃代际的跨越;十多年专研坚持国际标准,并进一步主导国际规则制定,实现对世界玻璃新领域的布局与掌控;它还将青岛玻璃产业的本土优势发挥到极致,落地青岛开发区,从初级原料生产到顶级玻璃成型,亨达玻璃串起产业链,带动了整个青岛玻璃产业的一荣俱荣。
  走出青岛放眼中国,当中国经济将对动力和未来的关注投注民营力量,作为青岛民营企业的优秀典型,亨达玻璃的崛起值得推广。市场闭塞之时,国际巨头板硝子悄然退场,唯独这家科研、生产、市场全靠个人牺牲的民企,敢于和资金雄厚的国企同线起跑,迎接国际市场残酷洗礼。如今,亨达玻璃拥有近40亿平方米的国际市场,竞争者却不过三家,亨达玻璃的企业未来,谁可想像?它所树立的恰是众多蓄力待发的民营企业的绝佳榜样。
  延至更深广的时代层面,在新科技革命时代,面对苹果、谷歌等“国际巨星”的挑战,谁能以企业之力,再燃青岛城市的品牌之烛?
 

  亨达玻璃足以担当青岛城市的期待,企业创新力孕育着惊人的发展空间。2012年底,亨达玻璃收获“2012绿色设计国际贡献奖”,同台接受奖项的还有苹果、宝洁等世界顶级巨头。而考量环保节能贡献和发展潜力,亨达玻璃甚至超越后者,为中国企业赢得了世界尊敬。当节能、环保已成未来既定关键词,面对巨大的新兴市场空间和社会贡献力,远观三年,亨达玻璃作为世界顶级名牌的崛起翘首可待。青岛新生代“金花”之蕾,已然含苞待放。
  真空玻璃创新颠覆世界规则
  “我们不愿意跟在别人身后,要走,就走到别人前面去。”回顾亨达玻璃二十年,掌舵者气质决定了亨达玻璃的航向,在上千年构建的牢固玻璃层级更替中,亨达玻璃上演了颠覆式的“破坏式创新”。
  在玻璃领域一直有既有的领域和规则,玻璃传说起源于腓尼基人,而三十年前,中国单层玻璃普及之时,欧洲已经发明了节能50%的中空玻璃。之后国外又率先发明双中空玻璃。在从单层玻璃到中空玻璃,再到双中空玻璃的梯级过渡中,欧美主导,作为跟随者的中国企业一直缺少发言权。
 


  真空玻璃被誉为世界第三代节能玻璃,隔热、保温、隔声、防结露性能优越,有着中空玻璃三分之一的低能耗度。1997年,世界的第一块真空玻璃于日本研制成功,一年后中国第一块真空玻璃在青岛诞生。而接下来,真空玻璃却迎来了漫长的等待期。
  而就在真空玻璃这一换代产品静默之时,亨达玻璃瞅准时机,开始了艰难的耕耘之旅。
  搭上了青岛玻璃产业化的顺风车,亨达玻璃从市北区的一家小经贸公司投身玻璃加工,九十年代,青岛亨达玻璃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成伟组建攻关小组,与中国建材科学研究总院等科研单位联手,投入数千万元研制真空玻璃。因市场反响不明,研发成了一场信心拉锯战。不久,最早从事研发的日本板硝子在经济危机中悄然刹车。
  而此时亨达玻璃身陷质疑。企业破天荒地与西方拼技术,这与借鉴西方成功经验,然后引入设备、技术进行生产的传统运作模式截然不同,而市场环境也困难重重,“十几年前在中国谈节能,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而且那时候国内外都是怀疑的目光,国人不相信我们能够超越欧美,国外更不愿意相信中国企业能够在新兴领域凭自己力量崛起。”刘成伟说。
  在质疑声中,亨达玻璃沉默了近十年。
  最终这个倔强的民营企业以产品回应质疑。经过长达十余年的研发后,2003年,亨达玻璃收获成果,产品初步成型。2004年,酝酿十余载后,企业真空玻璃横空出世。2008年,亨达玻璃主导了世界首部《真空玻璃》行业标准的制定。同年,与世界玻璃行业巨头美国佳殿在改进真空玻璃产品性能上的持续合作展开。凭借技术创新一路走来,亨达玻璃在玻璃世界为中国争得一席之地。
  凭借真空玻璃的成功,亨达玻璃将世界玻璃行业的游戏规则彻底打破。
  叩开节能新蓝海前瞻眼光
  而接下来真空玻璃的市场开启之路,艰难程度远远超出了这个萌芽待发的企业的想象。“真空玻璃与市场常见的单层玻璃、中空玻璃相比,尽管节能显著但售价偏高。那时候大家特别不理解,有人甚至看笑话般地问企业真空玻璃什么时候能成功。”刘成伟回忆道。的确,真空玻璃具有优越的隔热、保温、隔声、防结露等性能,以及中空玻璃的三分之一的能耗。在单层、中空玻璃市场的白热化竞争中,它的潜力与空间值得期待。可什么时候企业发展才能拨云见日,没人知道。
  有一天刘成伟看到一张报纸,一篇写给风投公司的文章这样建议:风投公司应该投资这样的公司:它是未来将成为大公司的小公司,它可能正在研发十年前谁都没有听说过的产品;它可能是世界上同行业中为数不多的企业;它可能是国际行业标准的制定者。那一刻,他顿生知音之感,这就是亨达玻璃正在行走的路。
  真空玻璃的应用是不可逆的趋势。中空玻璃替代单层玻璃可以节能50%,而真空玻璃又比中空玻璃节能三分之一。而且使用时间更长,产品寿命可以达到20年以上。而在未来,节能和环保是全球产业必须跨过的一个门槛。刘成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社会有三大能源消耗:建筑、工业和交通。而据美国统计数据显示,建筑能耗已占社会总能耗的40%左右,其中门窗能耗约占50%,约有30%的社会能量总消耗通过窗户损失。如果再把真空玻璃应用到家电、火车、汽车上,对全球节能将是一个巨大贡献。“三十年前,中空玻璃比单层玻璃节能50%,价格150元,是它的10倍,现在普及了。更何况节约能源不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了,已经上升成为人类的生存和政治的问题。”他坚信,亨达玻璃的企业大方向绝对没错,成功只不过是时间和成本的问题。
  顶住压力,亨达玻璃持续投入大量资金开展技术研发。2006年,亨达玻璃获准建设中央财政资助的唯一一条真空玻璃产业化示范线,形成了年产节能型平板真空玻璃40万平方米的生产能力,成为真空玻璃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世界第二的企业。至今,亨达玻璃公司已在该领域拥有近20项专利,全套生产设备的研发填补了国际领域的空白。
  延伸真空产业纵向拓展
  “要快,利用比别人早几年的时间差,最快速度占领市场。”亨达玻璃的发展正如刘成伟所言,绷紧了弦。
  作为民营企业,它和国有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拼资金投入,并实现了技术的全面超越。亨达玻璃一口气争取到了四个国家级科研项目:发改委支持的真空玻璃产业化示范线项目;财政部支持的1MW光伏真空节能建筑一体化示范项目;科技部支持的两个“十二五”科技攻关课题:真空玻璃规模化生产关键技术研究和低能耗玻璃外窗成套技术与应用研究。
  展示了雄厚生产能力的同时,企业的发展有更大“野心”串起整条真空玻璃产业链。
  刘成伟分析:从上游产业化生产看,真空玻璃成套设备的国家研发项目就在亨达;从下游产品应用来看,用真空玻璃生产各种低能耗门窗的方案也在亨达,也就意味着生产各种低能耗门窗的方案也在亨达,它能推动真空玻璃真正走向规模化使用。
  2013年,亨达玻璃的产业化扩张全线开拓,企业正在上马新的生产设备,年底整套设备安装完成,届时不仅将能实现流水线化生产,还要完成真空玻璃新产品对单层玻璃、中空玻璃等老产品实现全面替换。
  而与此同时,亨达玻璃下游的产业化运用大幕也悄然拉开。“随着城镇化的推动,中空玻璃每年全世界有10亿平方米市场空间,那真空玻璃应用领域之广将至少是它的4倍。”刘成伟表示,真空玻璃与建筑的结合,成为了亨达玻璃的主打市场。
  落地青岛,这打开了崭新的环保空间。据现有统计数据,截至2012年,青岛市既有建筑面积约1.38亿平方米,建筑能耗总量528万吨标准煤,占社会总能耗近40%。与此同时,2012年,青岛仅商品房竣工面积就达到1211.6万平方米,建筑节能面临着巨大的空间和挑战。
  对亨达玻璃而言,这意味着巨大的商机和社会责任。按照建筑业内规律,门窗面积约占建筑面积20%~30%,而玻璃又占门窗面积70%~80%。按此推算,一旦真空玻璃替代中空玻璃与青岛建筑结合,将面临着近2000万平方米的市场空间,而节能层面也将相应减少近176万吨标准燃煤。
  而新的领域亨达玻璃也在尝试。“汽车玻璃由于受厚度限制,中空玻璃难以进入,这恰为真空玻璃提供了机会,而且节能效果可达10倍。”刘成伟介绍,2013年,亨达玻璃将真空玻璃用应到家电、火车、汽车领域上,今年下半年将正式投入研发。结合青岛市家用电子、汽车制造等传统产业优势,亨达玻璃展开的是对一座城市节能环保的全新想象。
  真空门窗玻璃、真空汽车玻璃、真空玻璃幕墙……真空玻璃的应用步步生金,在“零开始”的市场争夺中,亨达玻璃信心满满,“成套设备研发在亨达,这是成本优势;产品研发在亨达,这是先发优势。在真空玻璃领域,亨达先行一步,走在前面。”刘成伟表示。
  横向拉开坐稳国际领军
  随着亨达玻璃沉稳、迅猛的布局落子,来自世界的眼光和声音悄然发生着改变。
  2008年,亨达玻璃主导世界首部《真空玻璃》行业标准制定;2012年,再次主导世界首部《光伏真空玻璃》行业标准制定;随着全钢化、无铅真空玻璃对于世界玻璃新领域的开拓……亨达玻璃正稳步走上世界光伏领军的宝座。
  记者采访中得知,3月中旬,刘成伟刚刚接待了世界第一大玻璃公司日本旭硝子公司为谈讨合作而来的访问.作为世界第一玻璃企业,旭硝子与亨达玻璃的合作并不偶然。纵观世界四大玻璃企业,除最早从事真空玻璃生产研发的日本板硝子之外,日本旭硝子、法国圣戈班、美国佳殿都争相与亨达玻璃展开了合作。
 
  在欧洲老建筑中,也渐渐开始出现了亨达玻璃的身影。根据当地的法律,市民不能私自拆除改建老建筑,于是玻璃更换的市场被开发出来。而老建筑门窗的厚度决定中空玻璃无法使用,只能采用真空玻璃。亨达玻璃看到了不可限量的市场前景。
  市场开启背后,有着二十年来,亨达玻璃国际地位的种种变化的发展轨迹。
  “2004年在展会上,佳殿与我们一拍即合;2005年,我们曾跟法国圣戈班详述真空玻璃的前景,现在圣戈班成为亨达真空玻璃的总代理,并考虑逐步上升到集团合作领域。”在刘成伟看来,法国圣戈班、美国佳殿、GE、三星、 肖特、伊莱克斯LG、……世界玻璃、电器巨头的登门拜访,都只是个开端。
 


  企业更深层次的“走出去”,成为亨达玻璃国际化战略的新层面。刘成伟表示,“现在亨达玻璃走出去的条件非常好,很多中国企业走出去,技术相同的话只有成本优势,而我们不同,亨达玻璃掌握这真空玻璃的核心技术,有很多国家请我们去,用我们的技术进行合资合作。”
  而此种战略定位已初见成果。最近,企业正在考虑与青建合作一同走进新加坡的项目,与韩国、加拿大、欧洲等很多国家的“走出去”项目也正在洽谈中。亨达玻璃的国际影响拓展之宽,使比利时布鲁塞尔所收获的“绿色设计国际贡献奖”名至实归。
  从名不见经传的青岛民营企业,到如今的真空玻璃世界领军企业。克服了缺乏成长资金的艰苦,也在市场尚未打开之时苦等市场。
  如今,企业的技术站上了世界制高点,市场、资本积累日益厚重,资本上市也初见眉目,现阶段的亨达玻璃迎来了从经济到文化的新节点。如何培育与企业发展相匹配的企业文化,成为企业发展的又一个重心。 
  持之以恒、不忘产品创新,实干牺牲中坚守责任,这或许正是一个成功企业对社会的最深沉的担当与回报。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123456

华夏直销银行  |  
在线咨询 x
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点击咨询